貝弗

冢不二青黄瓶邪楼诚一生推

[凌李] 爱要坦荡荡 (完)

怕再没了转一下...

爱卖萌的小鲸鱼:

一个熏然宝宝如何扑倒凌教授的故事


校园AU,傻白甜






要不是老友的百般恳求,凌远是绝对不想来隔壁警校代节什么见鬼的法医学基础。






凌远是个做事非常认真负责的人,每节课都必定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准备。从内容的选择,到节奏的把握,甚至连提问环节他都精心设计过,争取做到寓教于乐,引发同学们主动去思考,去探索答案。




然而这帮学生却不领情。因为对于警校学生来说,法医学基础是一门选修,也就是俗称的水课。


每次上课时全班大部分人都是低着头,要么睡觉要么玩手机,偶尔有几个抬着头的,也是一脸呆滞双眼无神地望着凌远,弄得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过这个班倒是有个例外。




凌远是第三节课才注意到那个叫李熏然的学生。每次上课都坐在第一排正中央,腰杆挺得笔直,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着这堂课的内容,甚至连凌远随口开的几个玩笑都他给记下来了。更夸张的是,那人的一双鹿眼总是死死地粘在凌远身上,不管他走到教室哪个位置,那人的视线就扫到哪,跟个向日葵似的。




“关于上节课给大家布置的习题,我想先请位同学上来给大家分享一下他的见解,有谁…”凌远话还没说完,第一排一只手已经举了起来,一双鹿眼期待地看着他。


“好李熏然你来吧。”


李熏然走上讲台接过粉笔,三下两下地写满了半个黑板。


“怎么样?”李熏然一脸得意地看着凌远,好像在求表扬。


“不错,李熏然同学的答案基本上已经涵盖了各个要点,”凌远点头表示赞赏,“不过我还想给大家补充一两个方面...”






上完课后凌远收拾好教案准备离开,果不其然地看到了那个在教室外等候他的身影。


李熏然抱着书本迎上前,“凌教授,刚才上课你说的有些地方我没听懂,能再跟我讲讲吗?”


“好的,”凌远点点头,“我们去自习教室吧。”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凌远觉得他最好还是找个能坐下来的地方。这人的问题他算是见识过了,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回答个十来分钟就能解决的。




凌远拿着李熏然列的几个问题,仔细地给他讲解起来。


全部梳理清楚后,李熏然又拿出另一本厚厚的医学教科书,翻到几页写着批注的地方,“凌教授我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


凌远看了眼那本书,“这个并不在我们教学大纲上。”


“我就是对医学特别有兴趣,想了解下。”




作为一名合格老师,打击学生获取知识的积极性是不应该的,所以凌远拿起那本书翻了起来。




看了会儿理清了思路,凌远打算给李熏然讲解。谁知他一抬头,却发现那人正眨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盯着自己猛瞧。


凌远有点无奈,“李熏然,我脸上写了字吗?”


“没,没有。”


李熏然赶紧低下头专心地看着书本,耳尖泛起一点微红。


凌远摇摇头,这傻孩子,心思表现的也太直接了吧。






凌远觉得挺奇怪的,自从有次下雨他出于好心送了没带伞的李熏然一段路,那家伙就强势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中。比如完全不经过自己允许,在食堂里端着个餐盘就在他对面坐下,还有在图书馆里,那人总是可以非常凑巧地偶遇凌远,然后掏出一本书就在他身边的位置开始自习。


而且凌远每次稍微对他好点,那双麋鹿样的眼睛就一闪一闪地望着自己。


 


其实凌远从来就不缺追求者,长得帅学术成绩突出性格又稳重内敛,偏偏还一直单身,简直让医学院那群女学生前赴后继地想攻下这朵高岭之花。


凌远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各种粉红色信封,小礼物之类的。直到上学期他板着张脸教育一个来表白的学生要以学业为重不要搞师生恋然后把人家吓哭了,情况才有所收敛。


可是对着李熏然,他却总是说不出什么重话。


 


凌远记得他以前读书的时候养过一只小奶猫,每次喂它吃东西的时候总会抱着凌远的手指一阵猛舔,可爱得凌远抓心挠肺。而每次面对着李熏然时,他竟然也有种类似的感觉。




 


周三下午是凌远的办公室答疑时间,这天李熏然自然也是准时赴约。不过这次他没拿书,而是抱着盒甜点。


“凌教授,”李熏然敲了敲门,“最近老是麻烦你,特意带了盒甜点给你尝尝。”


凌远微微皱眉,“对不起,我不能收学生的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没事,”李熏然对凌远笑笑,“你就当是朋友送的。”


“可我们并不算朋友吧。”




话一出口,凌远就觉得说得有些重,果然对面那人的脸立马垮了下来。


李熏然把东西往凌远桌上一放,“实在不想收你可以扔掉。”然后转身跑走了。


“诶,”凌远想叫住李熏然,可人早就没了影。凌远看着桌上的那盒甜点,想了想,最后还是留下了。


 


第二天上课时,李熏然少有地没有坐在第一排,而是挑了个靠在角落的位置。整节课他不是低着头看课本就是和旁边的人讨论,凌远每次视线往那个方向扫过,都没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了,一堂课下来,凌远心里非常不痛快。


下课后,李熏然也破天荒地没有问凌远问题,而是拿着书本就往教室外走去。


“李熏然。”凌远叫住他。


“凌教授?”李熏然回过头。




其实凌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住李熏然,但他就是很不喜欢被这人忽略的感觉。


“有空么?我请你吃饭。”


然后他又补充道,“作为那盒甜点的回礼。”


 “好啊。”李熏然整个人又亮了起来。






本来凌远想找家餐馆带李熏然过去,可是附近的这些店水平都不怎么样,凌远觉得还不如他自己烧的菜,所以最后还是带着李熏然回了家。


 


凌远在厨房里忙活着,李熏然也跑进来帮忙。


凌远本来想说他一个人其实更快些,可看他那么热情地样子,也不好拒绝,“那你把那几个土豆切成丝吧。”


“没问题。”李熏然挽起袖子就上阵了。




李熏然想在凌远面前好好表现下,所以那几根粗壮的土豆丝他怎么看都觉得不够完美。于是拿起刀想再切两下给弄细点,结果一个不留神,刀锋划在了手指上。


“嘶...”


“怎么了?”凌远赶紧走过去拉起李熏然的手,发现他手指上被割了一道口子,都见红了。


凌远皱眉,“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把李熏然带到客厅,拿出药箱来给他包扎,“忍着点哦。”


看着凌远细心为他上药的侧脸,李熏然急忙解释道,“凌远刚才那是意外,平时我可会做饭了。”


 


凌远不想揭穿李熏然,看他那拿刀的架势就知道这人不太进厨房。


“好啦知道你行,可现在不是弄伤了手么,待会儿给我去客厅待着,听话。”


“好吧。”




没有李熏然在厨房添乱,凌远很快就把几道菜做好摆上了桌。




“凌远,”李熏然扒了两口饭抬起头来问他,“找另一半的话你是不是喜欢那种会做饭特别能干的人呀?” 


“不会啊,”凌远摇摇头,“做饭之类的我自己就很擅长了,找个能吃的就行。”


“这样啊。” 


李熏然笑的一脸灿烂地夹了个鸡腿到自己碗里,小声嘀咕,“这可简单多了。”




这天凌远带着他的师妹在图书馆讨论论文的事情,正好碰见了李熏然。


他一脸惊喜地走过来,“凌远!你也在啊?”


凌远看见他,脸上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笑意,“是啊,在写论文呢。”


他看看身边的林念初,指着李熏然介绍道,“这位是李熏然,我的学生。”


然后他又指着林念初,“这位是...”


谁知还不等凌远开口,林念初便主动介绍自己,“我叫林念初,是凌远的女朋友。”然后她揽过凌远的手臂亲昵地靠在他肩头。




李熏然脸上的笑意立刻就消失了,他唰地一下站起来,“那...那你们慢聊,我…我先走了。”


然后他拿起书转身就跑,还带倒了一旁的椅子。


“李…”凌远还来不及叫住他,人就跑远了。


他转过头看着林念初,有点生气,“林念初你干嘛呢?”


“你不是一直让我装你女朋友吓走那些追求者吗?”


“可是我不想吓走他啊。”


 


 


第二天上课时,李熏然索性直接没来。凌远以一种非常低的气压在台上讲了两小时。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凌远收好教案直接跑去李熏然宿舍楼下逮人。


守了一会儿,终于看见李熏然走了出来。只见那人低垂着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连平时上翘的刘海如今都搭了下来。


 


凌远走上前,拉住李熏然,“怎么搞的,今天课都没来上?”


发现是凌远,李熏然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他很快转过头去,避开了凌远的视线,“我不舒服。”


“不舒服?怎么了?”凌远有点担心,他伸手摸了摸李熏然的额头,还好,温度正常。


李熏然侧过头躲开凌远的手,“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感冒。”




看着那人一脸别扭的样子,凌远觉得非常无奈。


“李熏然,你这人做事真是三分钟热度,当初口口声声说对医学感兴趣,现在倒好,连课都不来上了。”


李熏然继续低着头不说话 。


凌远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追人也是,这才多久呢,一个月都不到,就不追啦?”


什么?李熏然震惊地抬起头看着凌远,不敢相信他刚才听见了什么,“你..你是说..”


“念初不是我女朋友,那只是个玩笑。"


李熏然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所以..所以我还有机会?”


凌远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李熏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也真是...”


然后他低下头,把李熏然拉进怀里吻了起来。


---------




评论

热度(86)

  1. 向日葵下的兔子天才小鲸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在水中游天才小鲸鱼 转载了此文字